查看: 107|回复: 3

他们塑造着这个国家未来的面孔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7-8-13 08:16
  • 签到天数: 2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发表于 2019-5-1 19:39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2009年12月7日,湖南省湘乡市育才中学发生踩踏事故,8名11岁到15岁不等的学生遇难。我对此事的报道如此开头:

    “十五岁的龚剑,用三个数字与这个世界挥别:1、120、35万8……”

    其中的“1”,是一个大编织袋,蓝白相间,就是湖南农民工打工常背的。我看到小龚的家属抬着这一个编织袋,走出校门口,袋子还没装满。

    “120”是龚剑在当地一家医院停尸两天的费用。

    “35万8”则是有关部门给龚家的赔偿金。领到这笔钱后,龚剑已经发僵的尸体被裹尸布扎成一大条,准备运回村里。按照赔偿协议要求,龚家不能再向官方和学校提出其他诉求,连学校大门也无法再进入。


    事故发生两天后,育才中学门口被拉上了警戒线,警察和保安仔细盘查进入者的身份。从全国各地赶来的记者,已经无法像前一天一样混进去了。

    对家属和全国读者来说,那场踩踏是一次需要彻底检讨的残局。然而在湘乡,舆情必须尽快平复,秩序也得尽快恢复。这也是全国各地的校园发生各种事件后,有关方面的常规动作。

    我还是想办法绕过了警戒线。当时,校长和他的两位下属已经被刑拘。见到记者,剩余教职工难免恐惧和焦虑,唯恐避之不及。

    有两三位老师直接把我推出办公室门,“砰”一声关上。没过十分钟,就有安保人员过来请我们离开。

    在这个间隙,还有一位老师为被刑拘的几位同事说了几句话,大意是校长是个好人,视校如家,每天为了学生安全战战兢兢。被刑拘的另一位老师负责事发教学楼晚间的疏散,那晚他确实无法控制场面……

    但无论如何,出了这么大的事故,总要有人承担责任。这位校长后来因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,他的两个下属因同样罪名都被判刑一年,缓刑一年。

    事后,我跟几位做教师的朋友聊此事,他们一致认为,湖南的这三位同行都有些冤,无论是设计不尽科学的教学楼,还是每个班超过法定标准20多人的规模,乃至不发达地区学校在法定学习时间外另加的晚自习,这些最终致命的问题,靠判刑几个教师来追责,简直是笑话。

    他们的说法,并非全无道理。不过,他们在为同行辩护前,都没有对几十个死伤的孩子表达惋惜或痛心。他们更倾向于从湘乡育才中学的教师们,而非家长们的视角,来讨论这个话题。

    进一步来说,他们看似在为几位同行辩护,其实真正卫护的,是他们所置身的,从中领取薪水和荣誉的教育体制。无论这体制在基层被异化到什么地步,又如何被某一场突发事件击穿体面,他们仍念兹在兹,须臾难离。

    所以,一些朋友纠缠于涉事学校和老师应对舆情不利,甚至手把手教他们如何将措辞组织得更有人性化,只不过是无法接受他们的冷漠,而渴望他们以伪善代之。


    这就尴尬了。如果我们自己都无法直面现实,却要求风暴中心的校长和老师们更理性更温暖——即使假装的我们也认。这样的心态泛滥开来,后果我不敢揣测,但导向的肯定不是更多的善。

    这两天,在网上看到北京某小学惨案发生后,校方接待家长的现场视频,以及某个班级家长群内,老师怼学生家长的聊天截图,都让我想起2009年12月9日下午,我在湖南湘乡育才中学内,见到的那几张充满敌意的面孔。

    时隔多年,我无意批评这几位老师,我更想搞清楚他们的行为何以至此。他们负责教育中国人的孩子,塑造着这个国家未来的面孔。

    他们并非所谓“坏人”,却远远不是家长和公众需要的那种“好老师”。就像范美忠,人们不相信他会像超级英雄那样,擎起垮塌下来的预制板,人们只是无法接受他宣称只会为自己女儿牺牲,不会为其他人的孩子冒险。

    有些事情已经发生,还有些事情无处追责,人们最终都认了。大多数时候,公众只是需要一个尊重,一个安慰,来确证历经灾乱和血案之后,这个社会会好转那么一点,我们的孩子会更安全一些。

    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分,却一直被事实打脸。北京某小学,嫌犯用手锤砸向孩子们的头顶,也砸开了成人世界里,一直被掩盖的不堪。

    我没信心说服谁,只希望看到此文的老师们,能反思自己所处的职场环境,特别是与该职场匹配的各种价值观。

    平日里,这个职场靠明文规定和不成文的“规矩”运转,只要懂“规矩”、服从,便可以在体制的庇佑下,岁月静好、颐养天年。校园外的人们,除了极少数学生家长,很少有人会质疑老师们的思维和行为方式。

    然而一遇到突发事件,校方人员基于思维惯性和行为惰性的表现,却要承担他们事实上并不具备能力承担的期待。原是本色演出,却成了现场穿帮,恶评马上滚滚而来。

    那几张老师与学生家长辩论的截图显示,家长们不但急于确认自己孩子是否安全,也渴望帮助受害小朋友。他们的同情心,却被老师看成是在添乱。和惨案本身一道,都会给校方带来麻烦。


    但是,可能习惯了单行道式的沟通,这位老师并没有采取私聊等方式,以说服家长配合自己的诉求,而是以一位家长孩子某项成绩太差,嘲讽她应该先教好自己的孩子。

    这已经不仅仅是情商欠佳,而几乎可以归于人格缺陷。在平常授课时,她会跟教室里的孩子摆事实、讲道理吗?但愿会吧。

    希望这几天被网上批评的老师,能意识到问题所在,不要再回缩到他们习惯的那个职场内,来拒斥外界的质疑。

    抱团可以做成很多事,抱团思考则不然,更多可能会丧失自我。以种种理由,放弃对是非的判断,最显著的表现就是成为一个不明是非的人。

    “这样做对不对”,永远比“我为什么会那样做”重要。

    当然,相关教师不尽如人意的表现,也不能尽然归咎于教育体制。如何让世界变得更好更安全,也不能把挑子都撂给学校和公安局。

    良善的社会,并非能杜绝惨案,而是尽可能多地消弭恶意。不过,那是另外一个话题了。

  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大家(ID:ipress),作者: 孙旭阳。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平台观点。
    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虎嗅网立场
    本文由 腾讯《大家》© 授权 虎嗅网 发表,并经虎嗅网编辑。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,保持文章完整性(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),并请附上出处(虎嗅网)及本页链接。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huxiu.com/article/280646.html
   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,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
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青鸟豆号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Copyright 1999-2019 Beijing Aptech Beida Jade Bir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.,Ltd

    北大青鸟IT教育 北京阿博泰克北大青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    京ICP备11045574号-3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845号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